关灯
护眼
字体:

015已修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夜衡政一袭黑的发紫的衣服,长发垂肩,眼睛深不见底,此刻他还不如死回去!

    随影小心翼翼的靠近:“老爷,永乐王还……”随影见老爷脸色不对,立即闭嘴,悄悄退了出去:老爷今天是怎么了?

    夜衡政一下一下的敲着手里的扇子,就这么敲着,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年轻,并不是每个人都眷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逸衣坐在绿树环绕的山涧石头上,脚伸到清澈的小溪里:“元谨恂看我。”

    元谨恂手里的竹叉快速从水里拔起,一条鱼挂在上面没了呼吸:“看你什么?”

    林逸衣望着周围鸟语花香的美景道:“你知道吗,我以前就想,等自己老了,就找一个这样的地方,出门有山有水,空气新鲜,心情愉悦。”

    元谨恂从水里跳出来,把鱼架到火上:“我呢?你把我放在哪里?”

    林逸衣躺在石头上,碧水蓝天好美好美:“当然把你放在家里,你这么好的男人可不能让别人偷走了。”

    元谨恂突然出现在林逸衣头顶,笑容严肃的看着她:“真的吗?如果你在这里有一座房子,也有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林逸衣伸手抚摸着并不细嫩但手感非常棒的脸,深情款款的凝望:“当然,我一定不会丢下你的。”说着拉下他的脑袋,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阳光下,清澈的小溪边,元谨恂拥抱着怀里失而复得的宝贝,付出自己深沉的爱……

    夜衡政依然会去常来用膳,半个月一次,有时候一个月,忙了就不去,闲了就多去一次,在固定的房间里,吃一份简单的饭,仅仅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夜老夫人着急啊,好好的安小姐回了家乡,愣是没跟孙子擦出爱的火花,如今虽然圣都局势更加动荡,可也妨碍不到孙子的前程不是吗。

    怎么就不能安心的给她娶回个孙媳妇让她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天夜老夫人又把孙子叫到了自己的院子里:“南宫家的小姐我看着挺好,她替她姐姐嫁过来南宫老爷和夫人都愿意,衡政啊,这过日子就是那么回事,没有百分百如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现在主意大了,听不进我老婆子的话,就算你不娶正房想为南宫家姑娘守着,你抬进门做个妾总行吧。”夜老夫人说着,声音便有些哽咽:“奶奶现在不盼别的,就盼您能为夜家开枝散叶,也好让我死了能面对夜家列祖列宗。”

    夜衡政急忙坐过去给老人家擦擦眼泪:“奶奶,你别乱想,您身体好着呢,这种事不急。”

    夜老夫人闻言脾气顿时就炸了:“你不急我急行了吧!你是比别人哪里不好了,就是不成婚!我身体好你是不是就能随便气我,我活这么大岁数不咽气不就是为了抱抱我曾孙,你还嫌我活的长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夜衡政赶紧讨饶:“奶奶,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骗我!我虽然不知道你最近怎么了,但你压根就没想过成婚是不是,我提了多少家的小姐,你眼皮都没动一下,非让我提魏南子!你想跟他好了不成!”

    陈姑姑听着噗嗤一声笑了,满口金牙,笑的十分畅快。

    夜老夫人忍不住也笑了,但还不忘威胁孙子:“你要是敢跟魏南子乱来,你看我不打折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夜衡政无奈的赔笑:“放心,孙儿若是真找个人气您,也绝对不选他,实在是长的太花哨了些。”

    夜老夫人看现在的样子,哀兵政策是走不通了,只能改日再战,哎,以前只是觉得孙儿性格叛逆,眼高于顶,现在觉得孙儿好商量了些,却反而觉得孙子还不如以前那样好。

    至少那时候她觉得她闹闹孙儿还能给她生个曾孙,可现在她觉得她怎么闹夜衡政都不会在某些事上让步,不知夜家造了什么孽,不是子孙不争气就是太争气!

    永寿王因赈灾不利,被烈日帝禁足在王府内,永平王中途接手,事情办的出其的漂亮,圣都一时间气氛异常诡异,不单想探探永寿王什么时候死,还想知道永平王此举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近水楼台先得月,早已躲在永平王旗下的人自然是想方设法的探听些消息,求的人多了,夜衡政便办了这次聚餐。

    若永寿王现在带着人查抄入凡茶楼,定能端掉永平王一窝兔子,也算是不小的成果,毕竟兔子也是肉。

    夜衡政半倚在侧位上,晃着白玉杯里的茶,半玄半白的衣服垂落在榻侧,头发上的发冠看着要掉不掉。

    让下面互相喝酒忙着见到彼此惊讶的人,忍不住在心里呼喊着,掉下来!掉下来!

    夜衡政一个人沉默着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无人敢上前打招呼,最近两个月来夜相脾气不好,还是绕着走为妙。何况今日来的熟人就够令他们彼此惊艳了,也没时间观察本来就不让人观察的夜相。

    “郭大人,想不到啊!昨天你在朝堂上弹劾老夫弹劾的那个当仁不让,今天就在这里见了你,你说老夫该怎么招待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郭侍郎赶紧赔不是:“阁老别生气,下官也是没有办法了,来!下官以茶代酒,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识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两位也是不打不相识,想当年,庄少监咬着我不放,险些没有把我吓死,后来在永平王那里见了我都没回过神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别提了都是血泪的教训,今日既然聚到了这里,以后下官绝对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