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014已修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??014

    林逸衣想到这里猛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元谨恂现在一共有五个孩子,可一个儿子在庄子上,两个女儿也在庄子上,她可六七年没有过一点响动了。这鸣声恐怕更不好了。

    元谨恂不愿意她留下。

    林逸衣嗔了他一眼:“知道的是你不慈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容不下个孩子,行了,你赶紧去休息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休息,我在这里,你也忙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回头全圣都都知道,府里的大少爷生病了,我这个王妃睡得四平八稳,让你来守夜,我以后要不要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元谨恂叹口气:“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元自冥翌日醒来,身体已经没那么酸疼,见母妃在一旁吓了一跳,又想到自己病了,母妃竟然在身边陪了一夜,心里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林逸衣见他醒了松了一口气:“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元自冥诚惶诚恐地摇摇头:“回母妃,孩儿好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饿不饿?厨房给你温着粥呢,要不要先吃一些。”

    钱奶娘眼睛依旧有些红,这时候也跟着劝道:“少爷昨天一天没有吃东西,不如先用些稀粥?”

    林逸衣刚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春思过来在林逸衣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林逸衣看向钱奶娘:“我在这里少爷有些放不开,你照顾好大少爷,大少爷有什么要求,你派人去本宫院子里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谨遵王妃娘娘吩咐。”

    林逸衣进了重楼元,斜了眼吃饭的元谨恂,便向净房走去。

    元谨恂认真地用着早膳,在想朝堂里的事,永安王倒台后,淑妃和寿妃开始忙了,淑妃不知哪里来的自信,认为一个后宫的女人能活动出一片天!

    林逸衣出来见他还没有走:“今天休沐?”

    “恩,过来本王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林逸衣的头发还没有擦干,便也没忌讳地坐了过去,顺便吃了口元谨恂亲自卷的牛肉卷:“你们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元谨恂一只手搭在她的椅子上,一只手捏着肉卷,严肃地看着她:“他养在你的名下,过两天就要启蒙,又是长子,若是学业一般也就罢了,若是慧不掩瑕,将来我们有了儿女,你认为他不会有其他心思?”

    林逸衣看着他,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头发,口里的肉卷还在动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我做什么?想再吃一口?”

    林逸衣只是没料到他连这样的事都为她想好了,后院的妾室还有两个儿子,林逸衣觉得他十分不喜,不但不喜,总在盯着她们犯错一般,而犯了错的他则盯着人家怎么死得快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……

    元谨恂再喂她吃一口:“你不要误解别的好心,庶出子女就是庶出,界限要分明,大少爷启蒙我选了一位年已八十的老翰林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八十了还是翰林?这人是学傻了?林逸衣放下毛巾:“谨恂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你不用管,我只是告知你一声,皇家……尤其是未来……”元谨恂严厉的眼睛放在林逸衣身上:“一刻的仁慈就是残忍!知道吗?”

    林逸衣不自觉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元谨恂不自觉地拍拍她的头:“很好,你吃吧,我先去处理点事,下午带你去庄子上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元谨恂不敢将后宅的事情交给林逸衣,林逸衣摆弄她自己的事,势力不用说,但对他的后院完全漠不关心,对几个孩子甚至是喜欢过多。

    他几乎不用想,如果后宅交给林逸衣,她会打理得很高兴,每个人能照她们的心意生活,甚至会给几个孩子请最好的师傅,若是真下面的人犯了错会罚但不会杀。

    这种性格?她只适合永远当厨子。只是夜衡政会傻了吧唧把夜家交给……不过夜衡政后院没有小妾和孩子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点,久没动怒过的元谨恂又有些来气。

    林逸衣身上一堆缺点,夜衡政从不思管教。

    元谨恂何尝愿意管,在他没有摸透林逸衣的脾气前,一根枝杈也不敢敲!还要助其长大茂盛,但半年的相处,他知道林逸衣是听得进话的,不像后来的时候,夜衡政已经把她养得脾气压不住,不如意了就发脾气,不顺心了就对夜衡政吼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林逸衣没有那么不讲理,相反她接受力很强,只要一点点暗示就能听得懂,比如元自冥的事,林逸衣仔细想想便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他了。

    元谨恂松口气,他上午有事忙,想到下午送给她礼物后她会愉快跳过来冲他笑,心情夜变好了。

   &nb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